x
初升高
在线报名
当前位置:首页 > 校园动态 > 校园新闻 Campus News

从“学渣”到“学霸”,她究竟经历了什么?

发布时间:2017年08月10日点击数: 453 次

文章分享到:

西北大学全美综合排名12,以录取严格出名。2016年本科生录取率为10.7%,中国本科生录取率更是不足1%,再次位列全美录取率最低的学校之一。

 

而在2016年的12月14日,有一位成都姑娘幸运地收到了这所学校的offer,且入读的是自己一心向往的国际关系专业,这位姑娘就是来自咱们树德中学国际部2014级IB2班的袁Y。

 

QQ截图20170814134812.jpg

近日,她参加了华樱全球精英奖学金面试,更顺利获得了华樱提供的2万元奖学金。

 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面试结束,当我称她为“学霸”,想让她给学弟学妹分享一点学习经验时,她冲我调皮地笑笑,“其实你知道吗?我以前是个学渣,是个特别不爱学习的人!”

 

到底发生了什么?让她有了这样惊人的改变呢?

 

来听听她是怎么说的吧!

 

 

通过模联认识到联合国的不足之处

 

 

记者: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对国际关系感兴趣的呢?

 

袁Y:小时候跟着父母去了很多地方,看到很多少数民族跟我们的生活、文化有很多不同,那个时候觉得还没有出国,差异就如此巨大,会想说国外是不是更不一样。

 

我也喜欢跟着父母一起看新闻,慢慢就体会到了很多冲突都源于对文化的不了解。如果我们了解了,也许能更客观地看待问题,世界和平会没那么遥远,哈哈。

 

很多人觉得世界和平是个很远大的事,但我觉得通过每一个体的努力,让战争少一点,和平就能多一点,这也是我学国际关系的理由之一。

 

记者:你在树德中学国际部曾担任模拟联合国大会社团的社长,这一经历对你有没有帮助和影响呢?

 

袁Y:当然有,我和同学一起参加了成都、重庆、北京等地的模联大会,我们扮演成各国的外交官,就全球热点问题展开激烈的讨论。

 

这些经历不仅让我对全球文化之间的差异有了更深的了解,也让我更加关注这些世界性议题。通过模联我也认识到联合国不足的地方,模联让我接触到这些现实的问题,不再那么完美主义。

 

记者:模联算是带给你收获最多的活动吗?

 

袁Y:带给我能力提升最大的是模联,它让我在自信心、领导力,和演讲能力等方面都有提高,但给我世界观带来比较大冲击的是只举办了一次的活动——“微聚”。

 

这是一个论坛,我在很短的时间之内接触到很多领域,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年轻人,有的是创业公司CEO,有的在知乎上有十万粉丝。

 

他们的很多想法对我来说是全新的,打破了我对很多问题的偏见,扩宽了我的眼界。

 

我是这个活动的执行秘书长,也负责打杂,比如请嘉宾、发邮件、同声翻译等等,比较累但是收获也很大。

 

记者:你参加了很多课外活动,比如说模拟联合国大会、去贵州支教、芝加哥大学的夏校等等,在这方面有什么心得体会?你选择课外活动比较看重哪些部分?

 

袁Y:把一个活动做好没有秘诀,就是认真去做。比如模联,认真去调查、研究、沟通,有了一定成绩后,自然有人认可你,跟着你走。

 

而我选择活动只有一个简单的标准,是我值不值得为它花时间。我在处理人际关系方面也是这样。我不在乎跑得远不远,辛不辛苦,我只在乎我能学到什么,收获到什么。

 

QQ截图20170814134823.jpg         

 

一个IB学生没有时间观念是一件太可怕的事情

 

 

记者:在国际部三年的学习,有什么经验可以和大家分享?

 

袁Y:最重要的是一定要自觉,主要体现在时间管理和计划上。作为一个IB学生,如果没有时间观念和计划,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。

 

国际部是个相对自由的学校,没有人管你晚自习做什么,周末做什么。如果上课没认真听,课后就会比较头疼,因为外面没有人会给你补。这是大家到国际部最需要注意的问题。

 

其实这也算提前跟大学接轨了,到国外大学也是没有人管你,没有人通知你选课,全靠你自己。

 

记者:这种自律跟你一直以来的学习习惯有关吗?

 

袁Y:说实话,我小时候是个学渣,也是个特别不爱学习的人,得过且过,作业完成就OK了。我是来到树德中学国际部后改变的。

 

怎么说呢?虽然我以前学习一般吧,但英语算是班上最好的。可到了国际部,我发现我不是英语最好的,是英语一般的。我会更谦虚一点,承认身边有比我英语更好的,有比我综合素质更高的,眼界应该放开点,不要自我感觉良好。

 

其实,生活无非两种,先甜后苦和先苦后甜,我更愿意选择后者。我想就算是玩,等我学好了,到了更广阔的世界,也总比我现在就去成都春熙路玩的级别高一点。“世界那么大,我想去看看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。

 

 

TOK:纵然被它虐千百遍,我还是待它如初恋

 

 

记者:听说你在国际部最喜欢上的课是IB的TOK(认识论)?

 

袁Y:是的,我很喜欢这个课,虽然被它虐千百遍,我还是待它如初恋。因为每次课堂上,都有很大的提升。

 

比如我们有一位老师是德国人,她有时会讲到二战时期,很多为希特勒卖过命的德国人,像是父母或者爷爷奶奶那一辈,就算当时做了很高的官,他们不会觉得是一种骄傲,他们会觉得那是一种耻辱,背负着对犹太人罪孽。如果我不认识德国人,是无法感受到这些的。

 

再比如美国一个有里程碑意义的案子,我最初读到过这个案子,觉得理所当然应该这样判。

 

但是在TOK课堂上就会让我们想,如果这个案子换一种判决方式,我们今天会是什么样子,今天美国的法律体系会是什么样子。

 

这种批判性问题很有趣。每次TOK的课都会带给我新的认知,我也会反思,自己对一些问题是否带有偏见,是否受到了媒体的影响?TOK不仅是一门课程,而且是一种思维方式,也让我更敢说,更敢表达自己。

 

记者:你在申请海外大学文书写作方面有什么经验?

 

袁Y:其实写文书的关键就是两个问题——我是谁,我为什么是谁。而不是父母告诉你是谁,你应该做什么。一旦想清楚了这两个问题,所有问题都会迎刃而解。

 

也许英国大学会问你,你为什么会选这个专业?你读过什么书?

 

美国大学会问你,你是谁?你做过什么活动?其实他是想问你为什么要做这些活动,你能给这个社会带来什么样的影响。

 

这些问题都是老师、家长都无法帮你回答的问题。这两个问题想清楚了,对你大学选什么课,申请什么实习,选择什么样的职业都会有帮助。

 

QQ截图20170814134834.jpg

 

 

采访后记:袁Y这个暑期正在学法语,她说多学习一门新的语言,就多一条路,她也打算到了西北大学后能有一段时间交换到其他国家,因为只有在当地生活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了解当地的文化,才能更好地去解决问题。她说她会一直不断努力,希望自己在未来有能力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。

 

这是一个十八岁女孩的梦想,你觉得远吗?

 

 

网站对话
live chat